卷紙卷

薛定谔型文手观测中

喜欢写些湿漉漉的粘粘腻腻往下坠的东西

我觉得今天更新有点难,日更好难,为什么我流瑟维这么黑,虽然他在昨天的更新里几乎没有镜头

评论

热度(1)